小说网 > 闲庭夜谈 > 第65章

第65章

        张丹阳紧握住拳头,心里好似有千万匹马在肆意奔腾,他感觉自己的心脏都在咚咚咚急跳。

        “只是,这场大战的目的是什么呢?是肖旻吗?那为何肖旻却一直留在关押室。丹阳,这就是我一直想不通的事。”

        “这也就能解释,为何那辆车停在大门口之后,监控就失灵的原因了。只是,如此激烈的大战,我们警队并无人死亡。而伤者也并不严重。”

        “恩,”付左之想了想,“也就是说,有人护着警队的人。”

        “我懂了。”张丹阳突然有些激动,但转念又露出了担心的神色,“不好,汪婧有危险!”

        说着,张丹阳立马站起身来,付左之一把抓住他:“什么意思?”

        “汪婧也不是普通人,她知道两名死者的死亡原因,只是为了保护我,不让那些所谓的神伤害到我,才特意隐瞒。而且,昨晚汪婧来过局里,如今却找不到她!”

        听到这里,付左之也急得站了起来。他想了想,却又矛盾地摇摇头:“不行,我不能让你再次处于危险之中。丹阳,这个案子,我们破不了,也不能破!”

        付左之的话就像一根针深深地扎进张丹阳的心中,这位曾经威震整个威城的神探,此刻却如一个无助的老人。而这一切,为的全是自己。

        张丹阳走上去,轻轻抱了付左之一下,然后一字一句地说道:“付叔,我的父母,从来都不曾教过我退缩,你也不曾。就算这次的事情或许不是冲着我来的,但是我是警察,我要保护我该保护的人。而且谁也说不准,他们下一个目的会不会是我,又会不会是这个世界。”

        “可是丹阳,”付左之觉得此刻,自己或许是真的老了,“我已经失去了我的妻子,失去了我最好的朋友,我不能再失去你。”

        付左之的声音听上去是何等的悲哀,英雄,终有折腰的一日。或许,自己也会有这一日吧。张丹阳这样想着,但转念,此刻,却无论如何也不能低头。

        “他们,不能就这样枉死。我不知道当年的爆炸案同这次的案子是否为同一批人所为,但我们决不能坐以待毙。”

        “那你准备如何做?”

        “不急,我出去一下。”

        张丹阳觉得此时此刻自己的眼前一道门正缓缓被打开,现在的自己特别知道应该做些什么。比起之前的一筹莫展,即便接下来危险重重,却是让人无比坚定。

        &

        裴清同穆云祯正开着车准备去余畅家,虽然裴清并未同穆云祯说此去的目的,但穆云祯也表现的很淡定,甚至还悠闲地放起歌来。

        “很多时候我还是挺佩服你的。”裴清一边开车,一边笑着说。

        “恩?”穆云祯本来在欣赏着裴清下载的歌曲,却听到对方突然的恭维,不禁疑惑地看过去。

        “超乎常人的淡定。”裴清总结说。

        穆云祯笑了笑,不承认也不否认。

        “你说,你是怎么练就的这一付好脾气?”裴清打趣道。

        “不是练就的,是天生的。”穆云祯难得调皮,但毕竟还是不习惯,只得立即解释,“其实是因为我从小身体不好,所以做什么都比较慢条斯理的样子,久而久之就变成这样了。”

        “哦哦~”裴清点点头,“听说你小时候有一次差点就没了?”

        “是啊,就是突然生了一场大病,当时真的以为会死。却没想到竟然能死里逃生。”穆云祯笑笑。

        “所以说,这就叫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瞧,所以你才能认识我!”裴清头朝穆云祯偏了偏,接着两人都笑了起来。

        “裴师兄若是女子,哪怕要同天下男人争,我也愿意。”穆云祯向来是个乖宝宝,此刻却如那浪荡公子般调戏道。

        “啧啧,云小乖不乖了!”裴清指了指穆云祯,“你若是女子,恩,我也不会喜欢你!哈哈!”

        裴清突然大笑起来,穆云祯怕他笑着笑着就忘了自己此刻正在开车,只得转移话题:“裴师兄,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哦?问吧。”

        “我听说你不是喜欢女孩子,是真的还是假的?”

        问题一出,车内突然就安静了下来。穆云祯觉得自己是不是说错了些什么。

        裴清“哗”地一下踩住了刹车,然后把车停在了路边,紧接着就那么盯着穆云祯。穆云祯紧张地吞了吞口水,其实他的意思很简单,就是想问问裴清那么优秀那么开朗的一个人,为何对爱慕自己的女孩子却冷漠不已。

        “你,不会怀疑我喜欢你吧?”裴清说完,突然想给自己两个耳掴子。

        “哈?”穆云祯一脸你在说啥的反应,“你,你喜欢我?”

        这两人牛头不对马嘴的对话瞬间让整个原本应该尴尬的氛围变得有些滑稽。

        “我只是听说你讨厌女人,越是爱慕你的女人越是讨厌。我没别的意思。”穆云祯说道。

        可当他说完,原本还有些轻松的气氛突然变得凝重起来,穆云祯觉得自己好像说错话了,想着要不要解释一下,却觉得,或许越解释越不清。此刻他直觉懊恼,本来好好的,干嘛要提这个。

        就在这是,车内响起了一阵手机铃声。早已连通蓝牙的导航器被打开。

        “喂?”裴清还未问是谁,就听到电话那头急切的声音。

        “裴,裴科长,死者姚小玲的母亲刚才跳楼自尽了。我们已经通知了付局和张队,张队叫我给你打个电话。”

        听到这里,车内的两人面面相觑,裴清顿时觉得一个头有两个大。

        “怎么会自杀呢?不是有人二十四小时看着的嘛?”裴清带着怒气地问道。

        “确实是看着的。本来还好好的,早上的时候还让心理医生给她看了下。情绪一直很稳定,只是,吃过早饭后,她说想要消食,我们就派了一名女干警跟着。可走着走着,她又说要上洗手间。而就在去洗手间的路上,电视里突然开始播放这几日的凶杀案,并且还截取网上一些特别难听的留言念出来。说、说什么小三上位的,还扒出了姚母身患绝症所以死者不得不去、去出卖**最后被杀死的。裴科长,我真的是说不下去了,你直接上网一看就知道了!现在网上已经是闹得热火朝天了。什么鬼怪论、变态杀人论应有尽有。那些人讨论就讨论,官方都还没有公布案情真相,就各种乱猜测,甚至不为死者惋惜,还妄自抹黑死者。姚母受了刺激,突然发狂,一头撞在了医院的墙上。”

        那名干警说着说着语气冲一开始的气氛到最后的惋惜。原本已经稳定情绪的人,就这样被一些无良媒体和包藏祸心的喷子给害死了。

        裴清和穆云祯无奈地相视一眼,往往杀人的不是利器,而是那些比利器更为诛心的话语。明明很可能是无辜的受害者,却被一些对社会不满,对自己不满的喷子各种泼脏水以发泄他们内心最为恶毒和阴暗的一面。

  /book/58642/2318740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szmeishu.com。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