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 > 闲庭夜谈 > 第189章

第189章

        “自封神力?”张丹阳还不是很习惯汪煦他们的身份,对于这些话还是很陌生。

        “是的。不过若是裴哥他们真的有危险,我可以随时解封神力。”汪煦心怕张丹阳以为自己丧失了神力而毫无用处,连忙解释。

        “我看你前两日脸色惨白,必定跟你口中的自封神力有关。我虽然不知道你们神族的事情,但也能猜到,既然自封,那绝不是那么容易解封的。阿煦,我还没有找到你姐姐,所以你不能有事。否则,等到汪婧回来,我去哪里找个弟弟赔给她?”

        张丹阳的话突然触动了汪煦的心。他本就是性情中人,也最听不得这些动情的话。更何况,跟自己说这些话的还是眼前这个冰山一般的人。天知道张队曾是一个多冷酷的人,若他当初能有一丝像今天的这般柔情,姐姐估计得开心坏了吧?

        “裴清呢?”

        这时,张丹阳同汪煦的耳边传来了纪洵的声音。

        “纪队,你什么时候醒的?”

        汪煦完全没有注意到纪洵已经醒了过来,要是被她知道裴清可能被送去祭祀了,非要闹得天翻地覆不可。

        “我问你们裴清呢?”纪洵的声音逐渐沉了下来,却异常冷静。

        “被抓走了。还有钟晓黎。”

        汪煦不知道怎么回答,倒是张丹阳冷冷地回了句。

        汪煦等着纪洵爆,却半天没见动静。因为纪洵在他背面的铁笼里,所以他无法看清她此刻的神情。只是这有些不符合纪洵的性格。

        汪煦只是没有完全了解纪洵,但张丹阳知道,越是有人抓到纪洵的软肋,她就越冷静,甚至是冷酷到可怕。她是个永远让人看不懂的存在。张丹阳也不再作声,此刻只有想办法出了这铁笼,才能知道裴清和钟晓黎被抓去了什么地方。

        “这是什么鬼地方?”

        这时,行动队的其他成员也慢慢苏醒过来。之前在无人区众人被莫名迷晕,此刻醒来全是各种不知身在何处的既视感。

        张丹阳和纪洵沉默不语,只有靠汪煦又耐心地给大家解释了一遍。

        “那个,我说句可能会让大家不高兴的话。我就很奇怪,为什么他们谁也不选偏偏要选裴清和钟晓黎呢?难道他们两个是有什么特别之处吗?”

        麻易阳此话一出,多人都在心里翻白眼,不约而同地想着,你什么说的话能让大家高兴了。更奇葩的是,这被挑去祭祀难道是什么好事吗?这也能让你争的?怕不是脑回路有毛病吧。

        “不错。”而这时,众人之中却是有人赞同他的说法,而这人不是别个,正是刚才一直沉默的纪洵,“张丹阳,你为什么要带钟晓黎过来?”

        纪洵并没有签订什么零号协议,自然也不知道当日在零号会议室生的事。只是此刻任谁都能看出,此次的行动非比寻常,而张丹阳明显隐瞒了什么。

        “她是我的队员,带她来有什么问题?”张丹阳回了句。

        “放着宏阳分局众多经验老道、业务能力强的老警员不用,却让一个才入职不久,也没有特别出色的女警员跟来,这就足够让人怀疑。再说了,此刻她却是我们这些人中被带走祭祀的。我就不明白了,难道敌人还算过她的生辰八字,符合他们的祭祀要求?”

        纪洵虽然同意麻易阳的话,但她的出点却是不同的。而她的问题也让其他人皆好奇起来。包括宏阳分局在内的几人,虽然表面不说,因为这是他们敬重的队长做得决定,但其实每个人的心里都或多或少有些疑惑。

        张丹阳又陷入了一阵沉默,纪洵也不逼他,此刻她一改往日胡搅蛮缠的形象,就着狭小的空间开始观察起来。

        两个老大都不话,其他人也只得跟着沉默,倒是楚希延左右看看,硬是没见着齐阅。

        “老齐呢?难道

        他也被拉去祭祀了?”楚希延连关心起人来都是别样的方式。

        “我醒来后就没见着齐医生,也没听说他被怎么样。”汪煦回答。

        “加上裴清和钟晓黎,我们的人除了他几乎都齐了。那就只有两种可能。一呢,就是当时在无人区突袭我们的时候他就已经被害了。二呢,”唯恐自己没有存在感的麻易阳又插话说,“那就是他其实跟这些野人蛇鼠一窝。帮着逮我们的。”

        “你嘴巴给我放干净!你说谁是蛇鼠一窝?”楚希延典型的我朋友我怎么说都行,但要是别人敢说他一个字不好,立刻就开干的那种。

        “我分析地难道不是事实?那你说,为什么我们都在这儿而他却不在。而且就刚才汪煦的描述,在无人区杀死那些杀人的肯定也是这群野人。但是他们却没有立马杀了我们,而是把我们抓来这里。没有阴谋谁信?若是你那个齐医生到时候合伙野人一起来处理我们这些人的时候,也希望被啪啪打脸的你不要把头缩裤裆里去。”麻易阳从来都是各种乱咬人的,刚被楚希延这么一吼,心里气不过自然是要打嘴仗的。

        楚希延担心着齐阅和裴清,再加上他本身也不是什么温柔和睦的主,被麻易阳这么一说,顿时怒火中烧。

        “麻易阳你是不是有病?是不是比你厉害比你优秀的你都看不惯?我终于明白你干了那么多年为什么还是个小喽啰。整天把自己的重心都放在怎么忌妒和抹黑比你强的人身上,估计干一辈子你的结局也要么是暴毙,要么被人使唤!”

        楚希延的话真的是抓住了麻易阳的七寸狠狠往死在打。麻易阳气得用手猛打了几下铁笼,两人开始疯般争吵起来。众人见状各种劝架却也不顶用,张丹阳和纪洵依旧没有作声,不知道他俩在想些什么。众人都怕这两人的吵骂声会引来敌人,可这当下,两人都吵红了眼,谁也劝不住。

        “你是想让他们把那些野人引进来?”这时,离张丹阳最近的穆云祯悄悄问。

        “总得知道他们到底要做什么。”张丹阳异常冷静地说。

        “我们怎么才能出这个笼子?”穆云祯是有洁癖的,虽然他面上不说,但张丹阳也知道他估计已经在极度地忍耐了。

        “等他们来。”张丹阳简单明了地说完又开始陷入沉默。

  /book/58642/2866379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szmeishu.com。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