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 > 闲庭夜谈 > 第243章

第243章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肖旻转头问余畅,虽说他早已把余畅看为知己,但骄傲的内心仍然无法接受自己就是个替代品这个事实。他问得语气很是尖锐,哪怕余畅其实一直都是在维护他。



        余畅虽不是那种极能揣摩人心之人,却也能感觉到从无尾崖的海滩回来后,肖旻对自己的态度明显有了很大的变化。即便他依旧关心自己,也会如往日那般只要自己有事便立马出手相帮。可,心总是越走越远了。余畅有些难过地看着他,要怎样做才能让你回到最初的样子呢?



        “心至纯,则神力至纯。”余畅还是不想说出真相,他希望肖旻永远都只是肖家少主,然后再成长为肖家主人。



        “说了等于没说。”肖旻无语地吐槽。



        “肖旻。”余畅伸手过去拉他,语气就像去哄一个三岁的孩子,宠溺到一旁的姜宛瑟又开始跺脚。



        “行了,你就不要插嘴了,让肖叔继续说。你还想不想找回张丹阳了!”肖旻别扭地挣脱他的手,即便知道其实自己在无理取闹,但他一个大男人的被人当成了小孩子,脸都不由自主泛起微红。



        “你就不能好好跟余畅说话吗?看把你能的。”姜宛瑟最烦的就是别人对余畅不好,特别这个人还是自己讨厌的肖旻。



        “你这只万年老琵琶对我说话客气点!”肖旻对姜宛瑟也没什么好感,至今都还记得这家伙打过肖安灵。虽然现在这两家伙好像不打不相识竟然玩到了一起,但他就是不喜欢姜宛瑟人前一副天真烂漫的样子,背地里各种怼自己。



        “什么万年老琵琶!我不是琵琶!我是——”姜宛瑟一急水汪汪的大眼睛就开始冒水汽。



        “好了小宛,别生气了。肖旻,你少说两句。”余畅想着,本来严肃的场景硬是被这两人的斗嘴给搞得像是在大街上吵架了。



        “你继续说吧。”余畅给了那吵架的两人一眼,示意他们不要再闹了,接着又让肖旋继续说下去。



        肖旋拿起自己的烟斗,深深地抽了一口,然后说道:“当女娲大人带领肖家人赶到那处海边时,明显感受了周围集聚着其他神族的人。他们都是被海里的那道神力所吸引而来。那时候我们才知道,原来海神望舒没有死,而那片海正是传说中的无穷境。望舒如此邪恶,若是放他出来,这世间将毁于一旦。于是女娲用所有肖家人不惜耗费大量神力才把那一个裂口给堵上。”



        “等等。”说到这里又被余畅打断,“二十三年前,怎么都是那一年?威城发生海啸,我出生,张队父母被杀,这之间到底有着怎样的联系?付局,您知道吗?”



        余畅向付左之问道。



        “我只知道丹阳和阿清一直在追查二十三年前的事,至于你为何会在那时候出生,我真不知道。”付左之说来说去也只是一介凡人,怎么能知道的那么多?



        “小宛,你呢?”



        当年可是她一路带着自己逃到了宏阳。



        “知道一些的。”姜宛瑟看了看余畅,又看了看女娲,“我本是伏羲大人所筑的一把十六弦瑟。”说到这里的时候,她瞪了肖旻一眼,“自从伏羲大人死了以后,我就一直尘封着。直到那一场海啸的爆发,我受到了伏羲大人的召唤。这个我之前跟你还有婆婆都说过了。伏羲尚有一丝神识在世,好像很早之前他就预测到了世间将会有那么一劫。所以,当我赶到的时候,就见他残存的神识抱着你一路逃奔。之后,他的神识附着在我体内,我就带着你从海里逃了上来。至于你为什么也会被封印在无穷境里,我其实也不清楚。”



        “难道是我当年和忽渝一起封印望舒的时候,一块神体掉落其内?”余畅喃喃自语,毕竟后来他五识被破后,也记不清之后的事。



        “简而言之,就是当年又一次加固封印后,肖家就开始越来越式微了?”肖旻问。



        “不仅如此,”肖旋吐了一口烟圈儿,“当时已有很多隐没在世间的神族开始蠢蠢欲动,肖家为了震慑,也花费了不少心思。你那时候还小,自然不知道这些。”



        二十三前年,其实那时候的肖旻已经在慢慢长大了,因为早之前女娲就一直再用神力滋养他。



        “所以,你才会引丹阳他们前去,因为比起那些作乱的无启族人,凤凰后人这个身份才是最大的威胁,是也不是?”付左之厉声问道。



        肖旋没有看他,他的眼神不知飘往了何处。他选择沉默来回答。



        “可你有没有想过事情会变得如此复杂?有人在利用无启人,那群人才是最可怕的!而且,你凭什么就认定张队会祸乱世间?”



        余畅不明白这肖旋凭什么能那么认为。明明正义的人却要被认为是祸害,而真正的祸害现在依然逍遥法外。



        “不管是哪一次大战,祸端都是那卫垚,还要我细细数来吗?”肖旋突然激动地说,他拿着烟斗的手都在不住地颤抖,余畅还有肖旻他们不知道为何他会突然如此神情激动。肖旻看了看一旁的肖安灵,这会儿他也没在吃东西了,只是听到肖旋的话,眼眶也红了起来。



        “唉。”正在这时,女娲无奈地叹了口气,所有人皆看向她。



        “你终是忘不了当年的事。”她苍老的声音在整个大厅里响起。



        “我知不是他本意,但我妻女之死难道不是因为他吗?”肖旋看了看女娲,又转头看了看付左之,“付兄,火凰没有你想得那么简单。卫继恒是个好人,我又何曾不知?但像他这般的人,当年又为何被杀害难道你就不疑心吗?”



        “我看再如此这般说下去,即便说到明天早上,大家依然还是毫无头绪。”余畅皱了皱眉头,然后快速地理清思绪,“为今之计,我们得先找到卫继恒,既然他是张队的父亲,那自然不会伤害他。还有,楚希延两兄弟也不见了。我不知道这之间有没有联系。肖旻,我需要你还有肖家帮我。”



        余畅接着用极其认真地口吻对肖旋说:“覆巢之下,焉有完卵?肖叔,那群人杀我朋友,害我师父,甚至连苍龙都能控制。我告诉你,他们最后为了达到目的,也绝不会放过肖家每一个人。卫垚是什么样的人我不清楚,但张队的为人我却看得实实在在。他绝不会祸乱这个世界,因为他哪怕耗尽自己的最后一口气,想着的也是保护别人。肖旻,”余畅转眼与肖旻对视,“我们去寻找真相。把那些藏在阴暗地沟里的人一个一个抓出来。还有,不管张队是死是活,我都要把他带回来。你可愿帮我?”



        你可愿帮我?



        当肖旻再次回忆起余畅对自己说得这句话时,心里还是会说,当然愿意。不管历经多少年,他们之间的情谊永远都不会变。



  /book/58642/3578729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szmeishu.com。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