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 > 神针侠医 > 第229章 你身患何病,我一望便知

第229章 你身患何病,我一望便知

        “第一场比试,陈飞宇大出风头,把其他人都给硬生生压低一头,以我对雪珂的了解,她肯定不甘心就此认输,另外,许青山那老家伙的孙女也在,作为百年中医世家的传人,骨子里肯定充满了骄傲,再加上还有一个黑马段皓,我有预感,这第二场比试,绝对会精彩激烈,老陆,你怎么看?”吕松柏呵呵笑道,他们坐在监考席位上,把场中情况尽收眼底。

        陆卫东想了想,目光下意识向陈飞宇看去,虽然第一场比试已经过去,但是眼中依然闪过惊奇之色,沉吟道:“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这场比试,应该还是陈飞宇获胜,至于雪珂和可君两个丫头嘛,虽然医术在同龄人当众也属于拔尖的,但是和陈飞宇比起来,终究是差了一些,还有那个黑马段皓,我倒是看不透他的来历,总之,拭目以待吧。”

        陆卫东很开心,对于他们这些中医界的老前辈来说,没什么能比看到中医界后起之秀辈出,更令他们高兴的事了。

        场中,陆雪珂拉着许可君,在众多的病人身前走来走去,想要挑选一个合适的病人。

        她们两个人本来就漂亮的不像话,再加上都穿着白大褂,更显得气质纯洁动人,让人一见,就心生好感,不少病人都眼巴巴的想让许可君和陆雪珂来给他们治病。

        顿时,很多病人,不自觉的就把她俩围在了中间,显得特别的热闹,让两女可以尽情的挑选。

        而在此刻,陈飞宇方才慢悠悠的向病人走过去。

        随意来到一个三十多岁,留着络腮胡子的大哥面前,陈飞宇喊了两声,这位大哥充耳不闻,仿佛没有听到。

        陈飞宇无奈撇撇嘴,突然伸手,拍了下他的肩膀。

        络腮胡子方才转过身来,仿佛是刚刚才发现陈飞宇,吓了一跳,讶道:“干嘛?”

        陈飞宇翻翻白眼,解释道:“我也是来参加比试的医生,让我来给你治病吧。”

        出乎陈飞宇的意料,络腮胡子先是狐疑的上下打量了陈飞宇一边,然后拒绝道:“算了,你连白大褂都没穿,一点都不专业,你还是换个人吧。”

        说罢,络腮胡子大哥转过身,眼巴巴的看着许可君和陆雪珂,神色间充满了意动,很显然,他十分想让许可君或者是陆雪珂来治疗自己。

        陈飞宇耸耸肩,道:“白大褂只是一件衣服而已,穿白大褂的不一定医术就高,不穿白大褂的,也不一定就不懂医术,大哥,你说是这个理儿不?”

        络腮胡子转过身,用手摸着下巴,说道:“的确是这个理儿,但是吧,你这么年轻,看样子,好像刚刚才高中毕业的,古话都说嘴上没毛,办事不牢,中医更是这样,越老才越吃香。说实话,我信不过你,所以依然拒绝。”

        陈飞宇暗中皱眉,道:“看你的样子,倒是很想让那边的许可君和陆雪珂给你治病,可她们年纪也不大,顶多比我大两岁而已,那你又为什么相信她们?”

        络腮胡子顿时嗤笑一声,神色间充满了鄙夷,轻蔑道:“我可是省城本地人,别人不认识,陆雪珂小姐我还能不认识吗?她可是中医协会会长陆卫东的孙女,从小就出生在中医世家,医术自然高超,不能用年龄来说事,至于另外那个漂亮姑娘,我虽然不认识,但是既然能和陆雪珂小姐关系亲密,自然医术也差不到哪里去。

        你小子何德何能,怎么能够跟陆雪珂小姐和她的朋友相提并论?要我说,你还是趁早去找别人治疗的好,省的耽搁时间,反正我是不会让你看病的。”

        说罢,络腮胡子轻蔑一笑,立即转过身去,仗着人高马大,从人群中直接挤到了陆雪珂两女身边,喊道:“陆小姐,我浑身难受,先给我看看吧。”

        可惜围着陆雪珂和许可君两女的人太多,络腮胡子的喊声立马就被淹没在了浪潮中。

        很快,许可君和陆雪珂便挑好了自己的病人,分别带到自己的座位前,开始问诊号脉,至于那些没被选上的,包括络腮胡子在内,内心则是一阵遗憾,期盼着陆雪珂和许可君抓紧时间看完后,再给他们看病。

        不远处,秦羽馨惊讶道:“我没看错吧,飞宇主动给那个络腮胡子治病,他……他竟然还给拒绝了?”

        陈飞宇可是当世神医,能让陈飞宇治病,多少人求都求不来的,现在大好的机会送上门,竟然还会有病人拒绝。

        秦羽馨又是好气又是好笑。

        吕宝瑜武道高手,虽然距离有些远,但还是把刚刚陈飞宇和络腮胡子的对话听的一清二楚,她嘴角浮起嘲弄的笑意,道:“大多数人都是肉眼凡胎,根本不识珍宝,只在乎表象,所以凡夫终究只是凡夫。以我对飞宇的了解,用不了多久,那个拒绝飞宇的人,就绝对会后悔!”

        秦羽馨点点头,深有同感。

        场中,陈飞宇依旧孤零零的站着,全场只有他自己还没开始诊治。

        突然,段皓走到了陈飞宇的跟前,眼神中露出挑衅的目光。

        “怎么,你有事?”陈飞宇皱眉问道。

        段皓得意的笑道:“你好像还没开始吧,可惜,我已经诊断完一个人了,而且诊断的结果,绝对百分百正确,你别以为第一场出尽风头,这场比试的冠军就是你的了,我明摆着告诉你,昆仑芝,最后肯定是我的!”

        说罢,段皓轻蔑一笑,转身就走,继续去找第二名患者了。

        “他的目的也是昆仑芝?”陈飞宇微微皱眉,随即,轻蔑一笑,也没怎么在意,耸耸肩,目光扫视一圈,突然眼睛一亮,只见一个四十来岁的秃顶中年人,身材略胖,正围在许可君和陆雪珂人群的最外面,似乎是身体比较虚弱,怎么都挤不进去,急的满头大汗。

        “就是你了,送你一场造化。”陈飞宇轻笑一声,迈步走过去,一拍中年人的肩膀。

        “干嘛?”

        秃顶中年人转过身来,和络腮胡子一样的反应,一双小眼睛,滴溜溜的打量着陈飞宇。

        “我也是来参加比试的医生。”陈飞宇笑了笑,还不等对方怀疑,抢先说道:“如果我没看错的话,你经常夜不能寐,而且盗汗,另外,你现在出的这身汗,看似是热的,其实是虚汗,老哥,你这可是阴阳两亏的症状,我说的可对?”

        “你……你怎么知道的?”秃顶中年人惊呼出声,一双小眼睛,满是不可思议。

        “我说了,我是一名医生。”陈飞宇一边观察着对方的神色,一边笑道:“除了我刚刚说的症状外,你还有些腰膝酸软,平时伴有白浊,可对?”

        秃顶中年人心中充满了震惊,因为陈飞宇说的完全正确,不由得难以置信地道::你……你到底是怎么知道的?”

        “我刚刚已经说过了,我是一名医生。”陈飞宇自信而笑,双手负于身后,别有一派气度,道:“而且还是水平很高的医生,望闻问切可是中医诊治的基础,《难经》所谓望而知之谓之神,不谦虚的说,你身患何病,我一望便知。”

        祁大力,也就是秃顶中年人,已经完全被陈飞宇给镇住了。

        他不是不识货的人,他心中很清楚,只看一眼,就能知道病人得的什么病,这种神奇的事情,一向只有在影视剧中才能看到,而且还得是神医才行。

        祁大力想不到,他的运气竟然这么好,碰到了这种只有影视剧中才存在的神医。

        虽然眼前这位神医,年纪小的过分,但是年纪再小的神医,那也是神医啊,绝对不是普通的医生能比的。

        想到这里,祁大力心中又惊又喜,连忙恭敬地问道:“神……神医,请问,我身上的这些毛病,应该怎么治?”

        “简单。”陈飞宇道:“你身上的病症虽多,但是说到底,不过是心肾不交而已,我这里有一副药方,叫做'坎离既济丹',主治心肾不交、阴阳两亏,你回头按照我写下的配方去配药,最快一周,绝对药到病除。”

        说罢,陈飞宇提笔,在纸上刷刷刷写下了药方。

        祁大力连忙看去,只见上面写着川连(二两)、肉桂(一两)、炙甘草(五钱)等等,他久病成医,知道这药方很正规,也很古朴,而且最关键的,从来没在市面上见到过。

        他立马就确定,自己真的遇到神医了,不由得心中惊喜交集,连忙把药方珍之重之的收藏起来,激动地道:“多谢神医,对了,我还有个朋友也在这里看病,我能不能把喊过来,让您给诊断下?”

        “可以。”陈飞宇含笑而应。

        祁大力大喜过望,片刻后,就拉着一个瘦高个子中年人走了过来。

        那人叫许民,原本正在陆雪珂那里排队,却被祁大力给硬拉了过来,一脸的不情愿,现在见到陈飞宇这么年轻,立马皱皱眉,说道:“老祁,这就是你说的神医?这……这也未免太年轻了吧?”

        “你懂什么,听过真人不露相没,这可是真正的神医,咱哥俩这么多年,我还能骗你不成?”祁大力立马瞪了他一眼。

        许民撇撇嘴,压根就不相信这么年轻的陈飞宇是神医,要不是看在祁大力的面子上,估计已经甩袖子走人了。

  https://www.abcxs.net/book/76398/3168944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net。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