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 > 八十年代全能长姐 > 第一百三十三章 你就一点也不担心

第一百三十三章 你就一点也不担心

        以前的洗澡间就是小小的一间,内墙就是红砖水泥原本的样子,人呆在里头十分逼仄。

        黎夏拆了重修后,洗澡间的面积大了不少,还多了放衣服和放洗漱用品的地方,墙壁上刮了层平整的水泥,上方开了窗,总算没有先前那边憋。

        因为家里有老人,黎夏还在墙壁上安了扶手,专来用来洗澡的椅子也都准备好了,不过都收在了陈新春屋里,用的时候才拿出来。

        洗衣间也是差不多的格局,不过窗开得比较小比较大,里头接了电线和水龙头,墙壁也刷成了白墙绿墙裙。

        “这好,以后洗衣服就方便了。”赵家人回来,在洗澡间和洗衣房外头转了两圈。

        徐文文也在看,闻言嗤笑道,“赵叔,那洗衣机是人家私有的,可不是公用的东西。”

        真是什么便宜都想占,什么便宜都占不够。

        赵栓田搭耷着眼睛看了徐文文一眼,不高兴地走了,徐文文撇撇嘴,觉得黎夏这洗衣房建得挺好的。

        “等我买了院子,我也建个这样的小屋。”徐文文仔细看了看,发现洗衣房里还有晾衣服的地方,下雨也不怕。

        黎夏正在打扫卫生呢,闻言抬起头来,“文文姐,你要买房子了?”

        徐文文点头,“总是要买的,华华处了对象,结婚的时候总不能还没有房子,还跟我们挤一起吧。”

        难怪最近徐华华出门总是笑容满面,黎夏笑着恭喜了几句,转而问起徐文文在哪里看房子。

        黎夏也有意向买房子,不过这至少是年后的计划。

        江省的房价虽低,才三百左右,但黎夏手里只有不到一万块钱,买个六十平的小房子都不够。

        何况黎夏没打算买现在布局十分不合理的商品房,或单位房,她想在附近买个小院子。

        “城里的房子买不起,我们在郊区看了栋民居,两万块钱能够买下来,现在还在谈呢。”徐文文道。

        她倒是想买城里的房子,但城里寸土寸金,靠她和徐华华的工资,一个月攒那百八十块,可能一辈子也买不起。

        郊区的房子就要便宜得多了,反正离城里也近,不影响上班什么的。

        徐华华谈的对象也是从别的市过来省城打工的,是个很朴实能吃苦的姑娘,对房子位置这些没有要求,就是租房子结婚,也没意见。

        虽然说房子的事还在谈,但看徐文文眼角眉梢的喜意,这事十有是要定下来了。

        “那我就等着吃乔迁喜糖了。”黎夏笑着先恭喜。

        徐文文心情很好,“快了,要是你华华哥加把劲,说不定年前还能吃到结婚喜糖呢。”

        正好徐华华从房间出来,好奇地问,“什么结婚喜糖?谁要结婚?”

        徐文文和黎夏对视一眼,同时笑起来,徐华华被她们笑得莫名其妙,意识到什么又有点儿不好意思。

        晚上吃饭的时候,黎夏同陈新春说起徐文文买房的事,陈新春点了点头,表示他已经知道了。

        “这是文文跟我说过,我打算这房子以后就收回来,不租了。”那两间屋子租出去,租金都收得非常低,所以陈新春并不靠房子的租金生活。

        陈新春同他们商量,“你们平时学习做皮包都在小南那屋到底没那么方便,到时候文文那屋改一改,改成书房或者工作间怎么样?”

        黎夏愣了愣,虽然她想买房子,并不是打算搬走后就过河拆桥,以后不管老两口,但听到陈新春这样说,心里还是有些愧疚。

        不住在一起,到底照顾起来没有那么方便,房子还是要买的,但买了后要不要搬,就再看吧。

        “也行。”黎夏其实更想收回赵家住的那间屋,那屋南边的墙就是临街的围墙。

        收回来的话,到时候直接开个窗,可以弄个小卖部租书店什么的,平时爷爷奶奶也有个消遣收入。

        最主要的是,不管是卫生方面,还是为人处事方面,赵家人总让人想离得远远的,远不如徐文文姐弟相处着让人舒服。

        徐文文住的那屋收回来也好,谁知道下一任租户会是什么样子呢。

        “文文她们不久就该搬了,你看要不要定几个柜子,我去找木匠去。”陈新春乐呵呵地同黎夏商量。

        柜子肯定是要有的,黎夏好多工具现在都是堆在纸盒子里,有柜子分类要方便很多。

        她准备哪天徐文文方便的时候,去房子里量一下尺寸。

        洗衣房建好一周后,林境把洗衣机给黎夏运了回来,浅绿色的双缸洗衣机,得手动换水,这边洗完后,等单独放到另一边的甩桶里头甩。

        林境运洗衣机来的时候,是正常的工作日,来围观的多是老头老太太,一个个的可羡慕了,但问到价格,都有些望而却步。

        羡慕归羡慕,但也有老人忍不住提醒陈新春,“老陈哪,你有钱也不是这么花的,这又是冰箱又是洗衣机的,你得留些钱在手里养老。”

        陈新春乐呵呵的,“这都是花到该用的地方,再说,孩子们都孝顺着呢,没事儿。”

        他又不是傻,你看以前说陈林秀给他们养老的时候,他有没有买过什么大件?

        不都是凑和着过。

        真心换真心,黎夏姐弟妹什么样,他都瞧在眼里,也乐意对孩子们好一些。

        自己什么都不付出,抠门各色,却一味地指望孩子们给养老,那太不现实。

        劝说的老人摇了摇头,话他是劝了,但听不听就是陈新春自己的事儿了。

        林境帮着把洗衣机放好,就准备去拆陈新春老两口的床单被罩试机器。

        “别别别,夏夏前儿才给换的新的,你拿两身旧衣服试试。”陈新春忙拦着。

        林境挑了挑眉,洗衣机眼看着要到了,他还以为黎夏会等洗衣机到了再拆洗,毕竟省事儿。

        看着机器转起来,老人家们背着手一个个走过去。

        “这可得费不少水吧?”

        “这洗衣服估计也得费不少。”

        “我这瞅着,这也没什么劲,感觉洗不大干净啊,这不是白搭钱吗?别最后还得自个手洗一遍。”

        这时候的洗衣机确实存在清洗力度不够的问题,很多时候需要提前手搓一遍,再放到洗衣机里。

        有些的为了省水省电,干脆直接手洗,顶多就是用甩桶甩干。

        不过黎夏家里没有小孩子的衣物要洗,也没有在外头做事的劳力的衣服要洗。家里不是老人,就是学生,洗衣机现有的清洗力度已经足够了。

        安完洗衣机后,林境也没走,他难得休假,也懒得回宿舍,就搁陈新春院里坐着。

        辛苦弄了台洗衣机,留下吃顿饭不过分。

        “你要不进屋里看会书?”黎夏她们那屋,陈新春手里是有钥匙的。

        林境看了眼上了锁的房门,笑着道,“没事,我就在外头坐着就行,今天太阳还不错。”

        陈新春也没坚持,他陪着胡奶奶在家里看一些照片,先看上次和黄伏成在公园时拍的照片,还有一些风景照,小动物的照片,一点点照顾她这是谁,是什么。

        看完照片,又带着胡奶奶这里摸一摸,那里看一看,才领着她出去散步。

        这些是黎夏找医生打听,从书上学来的,这样做对胡奶奶的痴呆症会有好处。

        虽然用处可以微乎其微,但陈新春还是每天都在坚持做这些,黎夏平时陪着的时候,也在有意识地多引导奶奶去认识感受这些东西。

        中午放学回来,黎夏看着悠哉悠哉吃冰棍的林境,都觉得冷。

        冰棍是从冰箱里找出来的,昨天早上喝剩下的绿豆粥,黎夏一时心血来潮多加了些糖,给冻在了冰箱里。

        冻完黎夏就后悔了,这大冷天的,谁还吃冰棍啊,这时候冰箱的冷冻层本来就不大,再塞个杯子加半截筷子的冰棍,就更占地方了。

        要不是林境把它消灭了,兴许黎夏今天就给扔掉了。

        看到黎夏,冰得牙根都凉嗖嗖的林境冲洗衣房一指,“洗衣机给你弄来了,你去看看。”

        黎夏眼睛一亮,立马跑了过去,崭新的洗衣机就摆在窗边。

        “谢谢你,中午想吃什么,直管说。”黎夏从洗衣房出来,眼睛明亮有光,明显心情很好,直接就让林境点菜。

        平时中午黎夏都是做比较简单快速的菜,不会特意费工夫做那些耗时间的大菜。

        “想吃红烧排骨,上次那个土豆炖鸡也好吃,还想吃五花肉。”林境可不会讲客气。

        好在他还知道黎夏下午还得上学,没有点更多的菜。

        “行。”黎夏爽快地答应,然后让黎南拿钱赶紧去菜市场买菜。

        冰箱里虽然冻了肉,但要解冻得好一阵,不如直接买新鲜的,比较快。

        “你出差怎么样,有准确的消息吗?”黎夏舀了米出来,给林境挑,自己则从冰箱里拿了青菜出来收拾。

        林境双手揣兜,“你就这样对待功臣的?”

        “自己劳动的成果,吃起来会格外香的。”黎夏头也不抬,仔细地剥着莴笋的皮。

        现在的莴笋有些老了,但皮可以用淘米水泡上,泡到发白,捞出来切成丝炒肉来吃,酸脆可口又开胃。

        莴笋肉黎夏一般会泡在坛子里,也是酸口的,捞出来切成丁哪怕不加肉炒都好吃,直接当酸凉菜吃,也是可以的。

        “那我就勉为其难吧。”林境腾出手来,慢慢淘米,边跟黎夏说话,“你问我出差干嘛,你知道我干什么去了?”

        黎夏把一张完整个的莴笋皮剥下来,笑了笑,“不知道,我猜的,一般情况下,你们应该不需要去下面的地级市才对,我猜错了?”

        “”林境。

        黎夏不以为意,“我如果猜错了,你不说就是了,我不打探机密。”

        “倒也不是。”林境把米淘好,自己进厨房接水淘洗。

        黎夏忙把盆拿出来递给他,“淘米水倒这个里头,有用的。”

        “现在确定了出事路段,但要找人,还得费不少功夫。”林境查出来,人在湖阳县境内出现过。

        一般寻人的,到一个地方大多会走街串巷地贴寻人启事,到处打听,说不定还会去找当地公安帮忙。

        线索到湖阳县就断了,他们在湖阳和浒州之间排查,现在已经大致锁定了出事路段。

        但那里是大片的山路,山林复杂没有被开发过,也没有居民,寻找难度非常大。

        至少年前林境是没有时间再去找了,只能请了当地的人帮忙做事。

        “希望越来越大了,不是么?”黎夏把淘米水放到厨房角落里摆好,把刚剥出来的莴笋皮放里头泡着,拿干净的石块压住。

        林境点头,顺口问道,“是这样,你就一点也不担心?”

        担心?

        到现在林境依然没有打消心底的怀疑。

        哪怕他帮忙办户口,平时也对黎夏姐弟妹多有照顾,但心里的怀疑一直是在的。

        黎夏站直身体,笑眼看了林境一眼,“我有什么好担心的,找到人我很高兴,到时候我给你卤猪头吃。”

        “”林境,为什么谢礼是这么重口味的东西。

        看着黎夏毫不在意,林境觉得自己就是瞎操心,他在知道线索后,其实是有很多个瞬间犹豫着,放弃去寻找答案的。

        现在这样也没有什么不好,何必非要把事情都捅到明面上来。

        “夏夏,我买了些卤猪耳朵和鸡爪,中午我跟阿境喝一杯。”陈新春拎着东西进了厨房。

        黎夏把东西接过来,“只能一杯。”

        “行,一杯够啦。”陈新春笑眯眯地点头,能喝上一杯解解馋也是好的。

        陈新春回来了,两人没有继续刚刚的话题,等米入锅焖起来,黎南也买好菜跑了回来。

        厨房不小,林境本来打算给黎夏打打下手的,但看着黎夏和黎南配合默契,愣是没有他插得上手的地方,就默默自己去了外头坐着。

        “对啦,给小雪姐的包做好了,你下午帮我拿给她,就在书桌上,要不你现在拿出来,省得走的时候不记得。”黎夏突然想起这事,怕自己转眼就忘,赶紧提醒林境。

        林境去书房拿包,拿起来的时候没注意带翻了黎夏放在桌边的课本。

        学校的每周的课表都是固定的,每天也不会上全所有的课,有些副科甚至根本不会上,黎夏没课的时候,书是不会放书包里背学校去的。

        被带翻了课本是体育,林境捡起来准备原样放好,结果从书页里掉出一封信来。

        大概是怕被主人立马发现,信纸平平整整地夹在书页当中,伪装得很好。

        掉出来后,也一眼就能让人看清全部内容。

        居然是封情书。

        首发最新。

  /book/95813/5098338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szmeishu.com。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