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 > 从精神病院走出的强者 > 第161章 有件坏消息,你想不想听

第161章 有件坏消息,你想不想听

        ko!

        小宝得意的昂着头,就是在说,看到了吧,生气的我能够爆发出最强的力量,没有赢过我吧,如果你想赢的话,就要哄好我。

        “小宝,你进步好大,以前都没有赢过,现在竟然赢了,果然很棒。”

        林凡开心的说道。

        小宝拉耸着脑袋,垂头丧气,明明不是这样的,以前都是我让着你而已,其实我真实水平是很厉害的。

        只是现在竟然被说是有所进步,好生气。

        “让我来一把怎么样?”永信大师问道,他对游戏并没有什么兴趣,但相互之间通过游戏,可以提升友谊。

        林凡微笑道:“好啊。”

        永信大师坐下,看着钱小宝道:“小朋友,老衲陪你玩一局吧。”

        “没意思,不跟你玩。”小宝起身,不想跟抢走他朋友的永信大师玩耍,而老张则是屁颠屁颠的坐下来,要跟永信大师玩耍。

        小宝表现的很明显,就是不待见永信大师,而是缠在林凡身边。

        “以后我要去哪里找你?”

        他去青山找不到林凡,去特殊部门也找不到。

        能够相遇真的要看运气的。

        林凡道:“可以去我们工作的地方找我们啊。”

        小宝就知道林凡会这么说,随后眼前一亮,有了想法,拉着林凡,“我带你去买手机吧,如果有手机的话,我想找你就很方便了。”

        “会很方便吗?”林凡问道。

        小宝点着头,“嗯,嗯,肯定很方便的,我没事就能给你打电话。”

        看着漫画的保镖们羡慕的很,小宝少爷对两位精神病患者实在是太好,好的都让人有些羡慕,如果我们也是精神病患者,那小宝少爷是不是也会对我们这么好呢?

        说实话。

        这是他们第一次如此羡慕精神病患者。

        小宝拉着林凡往外走,至于老张跟永信大师,就让他们在这里打游戏就好,而邪物公鸡自然跟在后面,他将小宝的模样记在心里,能够成为这愚蠢人类的朋友,肯定是很重要的人。

        卧底不就是得擅长发现别人不怎么注意的事情嘛。

        它自认为自己是一位优秀的卧底。

        甚至,它能够霸道的告诉那些邪物同类,我邪物公鸡在特殊部门总部,尿洒强者,还能从容不迫的离开,就问你们谁能做到?

        它是不会承认是被吓坏的。

        就是在很正常的情况下用尿滋醒对方,就是如此的霸道。

        “老张,我跟小宝去买东西了。”

        林凡回头说道。

        老张立马起身,跟随过去,“等等我,我也去。“

        正在熟练操作的永信大师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只能起身跟随而去,他知道那位小朋友对他有种警惕,沉思片刻,想要搞好关系,怕是要跟那小子搞好关系才行。

        想想便笑了。

        也就小孩而已,还能哄不好吗?

        完全就是手到擒来啊。

        “各位老板走好。”

        卑微老板在线送客,一直送到大门口,注视着对方远去的背影,直到消失在街道的尽头,他才收回目光,脸上露出灿烂的微笑。

        果然是美好的一天啊。

        收获真的好丰富。

        他最喜欢的就是这位小土豪老哥来这里打游戏机,同时他算是发现,那位光头老头可能真的是一位穷人。

        手机店。

        一位女性店员看到一群黑衣保镖进来,惊的面色苍白,花容失色,想到电影里面的那些情节,那位大佬吃饭的时候,就因为看到女服务员漂亮,就让小弟去外面等待,然后发生了那些……

        不敢想象,好羞涩啊。

        随后看到三位大人,一位小朋友,她的脸色就更白了。

        莫非……

        “来两台手机,最贵的,最好的。”小宝站在保镖搬来的椅子上,双手插着口袋,淡然道。

        首富之子就是霸道,出场气势跟买东西的豪气,绝对不是寻常人所能相比的。

        当然。

        如果我有钱,我也能如此霸气。

        女店员发现自己想多了,急忙从柜台里拿出两部手机道:“这是最新款的两台手机,是我们店里最好的手机,刚出来没多久,就是这价格,可能稍微有点贵。”

        小宝招招手。

        保镖掏出卡,“刷卡,再办两张电话卡,每张卡里充值十万花费。“

        女店员惊愣,仿佛见鬼似的,说实话,她没有见过如此豪横的人。

        购买两部手机不算什么。

        关键是这充话费有点吓人。

        “快点,我们家少爷还有事情。”保镖说道。

        这些凡俗的人啊,区区这点操作就露出如此震惊的表情,要是让她知道少爷更多的操控,恐怕年龄是不是差距这问题,绝对会彻底消失不见。

        “好,好,请稍等。”

        遇到大客户,女店员哪里敢犹豫,熟练的办理业务,没过多久,就将两台新手机交到小宝面前,微笑道:

        “已经办好了。”

        小宝将自己的号码输入到手机里,拨通,铃声响起,然后挂掉。

        “喜不喜欢?”

        他将手机交给林凡跟老张。

        林凡微笑道:“喜欢。”

        老张开心道:“我也很喜欢,不过我可是有手表的,等以后我有钱了,肯定也给你们一人买一个手表。”

        快乐就是如此的简简单单。

        “啊!我的手表不见了。”老张捞起袖子,想显摆手表,却发现手腕里的手表消失不见,略带哭腔道:“林凡,我的手表不见了。”

        洗过澡,手表就洗没了。

        只是对老张来说,那就是真的手表,绝对不是假的。

        林凡挠头,画笔留在宿舍,如果带在身上的话,就能给老张将手表画好,看到老张心情变的这么糟糕,他揽着老张的肩膀安慰着。

        “别难过,肯定丢在宿舍了,等我们回去,就能找到的。”

        “真的吗?”老张问道。

        林凡微笑道:“是真的。”

        小宝从椅子上跳下来,身边的保镖立马伸出手,万一小宝要跌倒的话,他们就会躺在地上成为小宝少爷的肉垫。

        “林凡,老张,我带你们去买手表吧,我送你们最好的手表。”小宝拉着两人说道。

        他最怕的就是两位好朋友被别人抢走,尤其是身边这位光头老家伙。

        永信大师微笑道:“小朋友,你能不能送老衲一个,老衲可以教你武功。”

        能够拿得出手的就是武功。

        而且还是他深思熟虑过的。

        想要跟小朋友拉近关系,就要让他看到一些好玩的东西,比如手劈砖头等等,一般小朋友看到这些绝对会产生浓烈的好奇心。

        小宝瞥了一眼永信大师。

        你谁啊?

        你要脸吗?

        当我钱是大风刮来的啊?

        就算是刮来的,我也不给你用,我就给我最好的朋友用。

        永信大师随意的一句玩笑话,就迎来小宝的蔑视眼神,更是永信大师无法接受的就是,周围那些保镖,也露出同样的眼神。

        至于那位女店员更不用说。

        眼神里透露出的意思就好像是在说:年龄这么大,都还占人家小孩子的便宜,好不要脸的老头啊。

        小宝有钱,有很多钱,他除了钱,也就只有两位最好的朋友,所以去的手表店就是延海市最豪华的商场。

        别问价钱,他不在意钱,买给好朋友的东西,谈钱就是侮辱好朋友间最为纯正的友谊。

        保镖看到这一幕的时候。

        他们又再次的酸了。

        说实话。

        真特么的羡慕啊。

        我们跟小宝少爷天天见面,而且陪伴的时间也好长,为什么就得不到这样的待遇呢。

        酸了,就跟吃了大片柠檬似的。

        “好看吗?”小宝问道。

        林凡看着老张,“小宝问你好看吗?”

        老张晃动手腕里的手表,表情兴奋而又惊喜道:“好看,特别的好看,很有质感的,我感觉冰冰凉凉的,而且还有重量,我太喜欢了。”

        “小宝,你人真好。”

        小宝昂着头,笑嘻嘻道:“我们是朋友,给你们买,我开心。”

        而林凡也是第一次戴手表,感觉好奇怪,但整体来说还算不错啊。

        保镖拿着银行卡去付账,看到账单时,瞠目结舌。

        两块手表竟然要二千多万。

        卧槽!

        这特么的他一辈子都未必能赚到。

        除非小宝少爷开心的时候给他们奖金,倒是有可能的。

        这已经是手表店最好的手表,属于镇店之宝了。

        小宝的习惯就是不要最好的,就要最贵的。

        你可以说小宝是傻子。

        因为的确喜欢散钱。

        但想要这位傻子给你买昂贵的东西,基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永信大师跟随一路。

        深深的感受到有钱人的恶意是多么的恐怖。

        的确有钱。

        很霸道。

        永信大师多次跟小宝交流,希望能够认识一下,但得到的却是无视。

        他不是一位擅长显摆自己身份的人。

        但如今这情况,他并不介意好好的显摆着,所以偶然间,他将自己的证件假装掉落在小宝的面前,只是小宝无视的一脚踩上去,留下厚厚的脚印,欢声笑语的跟林凡聊着天,说着去哪里玩,又或者说哪里有好吃的。

        这深深的伤害了永信大师的内心。

        老衲这辈子就从没有见过像你这样的小兔崽子。

        夜晚。

        天黑了。

        特殊部门。

        “小宝,再见。”

        林凡挥着手,跟小宝告别,他们是小宝送回来的,原本是想送小宝回家的,但是小宝非要送他们回来,那只能同意小宝的要求。

        “记得接电话啊。”小宝挥挥手说道。

        “好的。”

        一辆辆黑色豪华轿车离开。

        老张道:“小宝真的是一位好人。”

        林凡认同点头道:“是啊。”

        永信大师没有跟他们一起回来,而是提前撤退,就怕回到部门被有心人看到,那对他来说,这将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

        此时。

        永信大师回到自己的住所,无声叹息,今日的进展并不大,都被那臭小子给阻拦,一靠近就将林凡拉着,根本不给他靠近的机会,每当他靠近的时候,小宝都会拉着林凡往前面跑,就是不给他靠近的机会。

        拿出手机。

        群里有消息。

        【延海市四天王。】

        这是他们的群名。

        里面讨论着白天的事情,恒建秋直接被送到医院,伤势倒是不重,就是骨头好像断了几根,需要到医院打石膏静养一段时间。

        永信大师没有随意在群里聊天。

        他现在要保持低调。

        直到聊天内容风向有些转变,他感觉再这样下去不行啊。

        【你们有没有感觉那小子的实力强的过分,我都想问问他到底是怎么修炼的。】

        【同感,很想知道。】

        【要不我们跟这小子拉近一下关系,也许能知道啊。】

        永信大师看着群消息,顿时就不能容忍了。

        你们要是去跪舔。

        我这边的竞争就变大了。

        永信大师沉思片刻,直接发出消息。

        【你们想什么呢?都是老一辈的顶尖强者,竟然如此不要脸的去跟一位小辈学习修炼之法,如果被人知道,怕是都要被笑掉大牙啊。】

        【哇,永信你可终于出现了,这都干什么呢,白天都见不到你的人影。】

        【你别管我干什么,此事实在是令人不耻,如果各位有谁想去跟一位小辈学习,老衲可是要给你们好好的宣传。】

        【嗯……我怎么总感觉你好像有点激动呢?】

        网络之上的永信大师丝毫不慌,对方说的这番话,根本无法给他造成任何影响,他知道这些老家伙的情况,都是需要脸面的家伙。

        如果真传出去,那面子肯定挂不住。

        要的就是这效果。

        【老衲正在修炼,看到你们这些言论,为你们的行为感到不屑而已,好了,该去念诵《金刚般若经》了。】

        他们不知道永信大师已经开始跪舔林凡。

        想想永信的话,感觉有点道理。

        而且他们也相信永信绝对能够干出这样的事情,一旦让一些老对头知道他们跟一位小辈学习修炼,还真不知道会被造谣成什么模样。

        想想就感觉可怕。

        花田医院。

        病房。

        单人单间,就跟简单二室一厅套房似的,家具,设备齐全。

        恒建秋躺在病床上,右腿打着石膏吊挂在那里,他面无表情的看着天花板,谁也不知道他现在想着什么,但绝对不是一件好事。

        独眼男刚到医院,白天很忙,只能晚上来看望对方。

        “怎么样,病房住的还算舒服吧,这是医院最好的病房,我跟这里的院长稍微熟悉,一切都按照最好的来。”独眼男将削好的苹果递给对方。

        丝毫不提白天的情况。

        搞到现在,意思很明确,一切都是意外,千万别放在心上。

        “是啊,的确很不错啊,你说九级以上的境界叫什么来着的?”恒建秋问道。

        独眼男笑道:“你这傻了啊,那不就是镇城级吗。”

        “对,你说我一个镇城级的强者,现在躺在医院,你就告诉我,这是为什么,那家伙到底是谁?”恒建秋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

        他要是被邪物爆捶一顿呢,保证一点想法都没有,邪物的强大是有目共睹的,不服都不行,可现在关键的就是,那是一位如此年轻的年轻人,一拳轰来,拳劲四散他全身,要不是独眼男接住他一点,帮助他卸掉一些力道,还能会是一条腿骨折吗?

        怕是能被那小子打的五肢瘫痪。

        两位精神病患者是独眼男最不想聊的。

        不是害怕他们的情况被人知道,而是怕被人知道他们是精神病患者,属于很好忽悠的存在,只要你有耐心,有点门路,很容易就将他们忽悠走的。

        就像他跟精神病患者有过深的关系吗?

        没有的。

        也就见过几次面,被他们坑过几次,然后跟郝仁那家伙说一声,签署一份合同,给点钱,就拉拢过来。

        一旦遇到这些较真的。

        怕是真能被撬走。

        “哈哈,我以为你们要问什么,原来说的是他啊,也不怕你知道,是我从深山老林里邀请出来的强者,你可别看人家年轻就小看人家,那是很有修炼天赋的。”独眼男说道。

        恒建秋苦笑道:“小看?我现在躺在医院,你认为我会小看他们吗?”

        独眼男拍着恒建秋的肩膀道:“放心,你的事情我们会负责到底的,医药费,疗养费绝对到位,肯定不会让你自己承担的。”

        “你看我像怕承担药费的人嘛?”恒建秋到现在还想着他被人家一拳揍趴的事情,明明是用手掌去接的,为什么会是脚骨折了。

        这问题困惑他很久。

        独眼男安抚着恒建秋,心里无奈的很啊,人家是从总部过来的,原本想着早点送回去早点好,现在好了,怕是回不去了,肯定要在这里休养。

        紧接着。

        恒建秋不满道:“你别跟我岔开话题,深山老林哪里来的这么多强者,说实话,他到底是谁,你也知道现在总部那边正在探索一处地陷,只是遇到的麻烦有点大,那里的邪物普遍有点厉害,如果能有强者前去帮忙,你也知道的,会有很大的进展。”

        基本不用说,当就知道恒建秋会说这件事情。

        精神病患者在延海市他是放心的,可万一去了总部,那情况可就不妙了,而且最让他不想放手的原因就是……

        魔神曾经出现过在这里。

        会招来很多邪物,以往如果不知道他实力如何,那也就算了,现在既然知道,哪里有放走的意思,肯定要将他留在延海市,万一出现厉害的,那还能帮帮忙。

        “呵呵!”独眼男笑嘻嘻的没有回答。

        就在此时。

        恒建秋手机响了。

        “我出去,你随便聊。”独眼男说道。

        恒建秋道:“别,没事,我光明磊落,没你那样的小心。”

        随后接通电话。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他的脸色逐渐凝重,挂掉电话。

        他看着独眼男,沉思片刻道:“有件坏消息,你想不想听。”

        “什么意思?”独眼男问道,如果关乎到延海市的事情,他绝对不可能会不知道,立马就会有人来电话通知他。

        “刚刚总部那边来电话,发现一处塌陷地出现的邪物朝着延海市这边迁移,可能在几天后就会到达,数量不少,而且很有可能有厉害的邪物。”

        “说的果然没错,魔神出现的城市,就会吸引邪物,只是研究到现在,都没有发现,为什么魔神出现的城市会吸引邪物。”

        恒建秋将消息告诉独眼男。

        独眼男听闻,脸色变的严肃,立马给监测部门打电话过去,他们注意邪物迁移,如果真的是来延海市,那必然是一件麻烦的事情。

        这种事情是任何人都不想看到的。

        邪物蟑螂魔的情况,的确是邪物太大意导致的,如果大本营那些邪物全部进攻,那延海市遭遇的破坏损失,怕是难以估计。

        “现在有两条路摆放在你面前,一是公布消息让市民们暂时离开延海市,二是放弃延海市融入到别的城市,进行大迁徙。”

        “你也知道,魔神出现过的城市,会不断吸引邪物过来,以目前的情况,想要阻拦邪物的入侵,很难,很难。”

        恒建秋说的都是建议。

        如果让他来选。

        他肯定选择都撤退。

        以前出现魔神的城市都被毁灭,那些周围的城市都是经受过一些邪物的侵扰,踩逐渐恢复平静,而现在延海市没有被毁灭,就不知道要经历多少了。

        独眼男道:“我先回去,你好好疗养。”

        特殊部门监测室。

        独眼男来到部门时,就在部门负责人的带领下,来到一块屏幕面前,而随同的还有金禾莉。

        此时,屏幕上有一大块黑点在缓慢移动。

        一旁监测出现很多数据。

        只是太多二三级邪物能量波动。

        这是有邪物隐藏了,所以无法探测到,只是用二三级能量来迷惑人类。

        “刚刚监测到,的确有一股邪物大军迁徙,如果没有改变方向的话,估计一周后就能到达延海市。”

        监测室负责人是一位中年男子。

        他叫唐文生。

        曾经是总部监测部门的中层,后来因为老婆是延海市的,所以就定居在延海市。

        “金禾莉,我要求你们今晚估算出这股邪物大军,能够给延海市造成多大的伤害,我要最为接近的数据。”独眼男说道。

        “是。”金禾莉扶着眼镜,露出凝重的神色。

        随后离开这里,她现在要去技术部门,申请发射无人侦察机,去那边检查邪物的情况。

  /book/96059/5098351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szmeishu.com。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